进入国家大剧院官网进入央视网

云门舞集、陶身体剧场两大舞团联手

来源:国家大剧院 时间:2019-11-04

 

  2019年11月14日至17日,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《交换作》即将亮相2019国家大剧院舞蹈节。《交换作》是编舞家林怀民携手陶冶、郑宗龙,为云门舞集和陶身体剧场的舞者交换编舞:陶冶为云门舞者编作《12》、郑宗龙为陶身体舞者编作《乘法》,而林怀民为云门资深舞者编作《秋水》。三位国际级编舞家,两大超级舞团联手,为观众带来N倍加乘的震撼体验。 

  1973年,林怀民以“云门”为名,创办“云门舞集”。云门舞码丰富精良,众多舞作因受欢迎,一再搬演,成为两三代人的共同记忆。以往云门演出的都是林怀民的作品,临近退休的他所推出的最后一套节目《交换作》,出人意表,拓展新局,引人暇想。其间,林怀民为云门资深舞者编创《秋水》,灵感来源于他在京都看到秋日的溪流潺潺,清澈见底,红叶漂浮,遂将那“夕阳无限好”的境界化为冥想的宁静之舞。2020年,郑宗龙将接任云门舞集下任艺术总监。他的作品屡获国际大奖,舞评家赞誉为“国际舞蹈界新鲜而独特的声音”。此次郑宗龙以自身的动作方法,注入陶身体舞者的身体,编作出《乘法》。舞作动作简约,透过节奏与意象的变作交叠,变幻无穷。

 

 

  2008年,陶冶、段妮、王好三位中国舞者创立陶身体剧场,由陶冶担任艺术总监。数年来,陶冶以东方思维入舞,在预设限制中提炼出独特的身体美学,形式极致纯粹洁净。以舞者数目为舞题的“数位系列”,备受国际舞评家赞誉,使陶冶成为当代最受瞩目的编舞家之一。《交换作》中,陶冶为云门舞者编作《12》,陶冶长年以舞者数目作为舞蹈的题目,“12”是跟他工作的云门舞者人数,灵感却来自瑞典山头所见快速流动的彩云。他以变化多端的动作挑战云门舞者,呼唤他记忆中的流云,也将这孕育了13年的创作,献给两个舞团的第一次合作。

  2014年,林怀民曾邀请陶身体剧场到台北参加新舞台“新舞风”舞蹈节,演出了数位系列的《2》《4》《5》《6》。在那一次的交流中,陶冶也进一步地认识了云门舞集和郑宗龙。2017年,陶身体剧场第一次应邀到云门剧场演出。在演出间隙与郑宗龙聊天时,陶冶随口问他:“你要不要来我们团里给编一个舞?”没想到郑宗龙想都不想就回说好,前提是陶冶也得帮云门编一个舞。两个人在天马行空的闲聊中的约定,被林怀民得知后,问他们当不当真,在得到确认答复后,林怀民将这项交换编舞家的合作计划,加入了他自己的一个短舞《秋水》,于是成为他退休前为云门策划的最后一个节目《交换作》。 

  2018年,带着给彼此交换编舞的心情,郑宗龙先是来到北京与陶身体舞者进行工作,隔周陶冶去到淡水与云门舞者工作,挑选舞者。郑宗龙说:“从陶冶问我说,你要不要来给陶身体编一个舞的那个瞬间,我的脑袋就冲出许多陶身体剧场的作品及舞者身体的交叠画面,成为这支舞的概念。我思索着,有没有可能在陶身体已有的一种身体架构下,融入我对身体的理解跟方法。我所思考的交换,不只是个单纯的加法,甚至可以是乘法。‘乘’这个字,在中文里也有加叠,交错,交流的意思,非常符合这次两团交换编舞家的初衷。”而陶冶在表达对《12》的构思时说:“一直以来,我对自己的创作方向都十分笃定。12很简单,就是12位舞者,从创团便开始使用,几个数字代表演出舞者的数目。《12》还提供了很好的契机,可以实现一个我曾经有过的想法与经验。我跟宗龙对于编舞的审美与事物想象力很有共通感,但我们一个收,一个放。在收与放中,我们都对创作构建,有着严谨追求,并紧扣着艺术观念的内在关联。”

关键字:云门舞集 陶身体剧场
分 享:

转载声明: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家大剧院”或“国家大剧院编译”的文稿,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,未经本站许可不得转载。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,请注明“来源:国家大剧院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帮助中心|网站地图|招贤纳士|联系我们| 售票热线:8610-66550000

国家大剧院官方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9833号

地址:中国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2号 邮编:10003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