进入国家大剧院官网进入央视网

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《军中女郎》欢乐唱响

来源:国家大剧院 时间:2018-03-19

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《军中女郎》首度亮相舞台

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《军中女郎》首度亮相舞台

 

    2018年3月14日晚,国家大剧院制作歌剧《军中女郎》首度亮相舞台,指挥马泰奥·贝尔特拉米携手国家大剧院管弦乐团、国家大剧院合唱团与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、石倚洁、乔瓦尼·罗密欧、多丽丝·兰普雷克特、丹妮拉·马祖卡托、王鹤翔、赵登辉、门宏多等歌唱家,带来了《军中女郎》的精彩演绎。多尼采蒂的唯美浪漫旋律,配以诙谐幽默的戏剧呈现、纯净的冰雪世界,给观众以愉快酣畅的视听体验。

 

女高音歌唱家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(左)饰演玛丽,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(右)饰演托尼奥

女高音歌唱家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(左)饰演玛丽,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(右)饰演托尼奥 

男高音歌唱家乔瓦尼·罗密欧(左)饰演苏尔皮斯,与女高音歌唱家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饰演的玛丽父女情深

男高音歌唱家乔瓦尼·罗密欧(左)饰演苏尔皮斯,与女高音歌唱家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饰演的玛丽父女情深

 

    每当一提到多尼采蒂的《军中女郎》,人们就会第一时间想到那不可思议的九个High C,想到帕瓦罗蒂与萨瑟兰合作的动人唱片、弗洛雷兹的经典版本。而国家大剧院版《军中女郎》的诱惑远远超出了那九个High C,即便是为了九个High C走进剧场的观众,也会收获一份始料未及的惊喜——华丽唯美的女高音花腔旋律、舞台上活泼爽朗的少女玛丽、诙谐可爱的大白熊、风景秀丽的瑞士雪山小镇、妙趣横生的戏剧表演……短短两小时的歌剧牢牢牵动着观众的心,将戏剧与音乐完美结合。
  《军中女郎》的故事发生在被称为“阿尔卑斯山之心脏”的蒂罗尔山区,序曲以一支圆号的弱奏开始,似晨光初现,随后木管轻盈地进入,弦乐自然地流淌,营造出柔和而宁静的色彩。不同于歌剧常见的序曲处理手法,为了填补歌剧叙事的局限性,导演皮埃尔·弗朗切斯科·马埃斯特里尼与主创团队的设计师们别出心裁,使用了类似影视剧中“片头曲”的表现方式,为序曲部分配上了特别录制的多媒体视频——随着序曲的奏响,蒂罗尔山区的秀丽雪景跃然大幕之上,紧接着,剧中主角玛丽、托尼奥、苏尔皮斯、侯爵夫人等在视频中接连亮相,不但交代了人物关系,还清晰地讲述了故事的前情:法国军队中士苏尔皮斯捡到弃婴玛丽,在军营中将她抚养长大。一次外出时,玛丽在悬崖遇难,被当地青年托尼奥搭救,并与之坠入爱河。这段前情,若以常规方式讲述,恐怕会让人看得云里雾里,这样的设计最大程度照顾了观众的观演感受。视频短片中,演员们夸张荒诞式的演绎风格,使观众们在开篇就被抓住了眼球,进入观演状态,也奠定了全剧的喜剧基调。

 

第一幕 国家大剧院合唱团饰演的村民们唱起壮烈的合唱“敌军即将到来”

第一幕 国家大剧院合唱团饰演的村民们唱起壮烈的合唱“敌军即将到来”

 

第一幕,纱幕拉开,瑞士雪山下的小村庄呈现在了舞台上。村民们站在山巅眺望,议论着法国军队逼近,国家大剧院合唱团饰演的村民们唱起壮烈的合唱“敌军即将到来”。随着撤军的消息传来,村民们欢呼雀跃。而利用巧妙的服装设计,合唱团在舞台上由村民“变成”了身着滑雪服的士兵,并随着舞台降下,场景自然切换到白雪覆盖的军营。军营里,玛丽快乐地唱着“战火纷飞,我呱呱坠地”出场,以这曲“身世之歌”道出自己的经历,咏叹调的结尾有一段高难度技巧的装饰句,女高音歌唱家萨比娜·普埃托拉斯以扎实的唱功将其演唱得轻巧而动听。随后,是玛丽与苏尔皮斯的“鼓的二重唱”,男高音歌唱家乔瓦尼·罗密欧将一个威严又疼爱女儿的中士形象饰演得十分有趣,表达了玛丽和苏尔皮斯之间的父女情。伴着玛丽一同出场的,是这版《军中女郎》中特别加入的一个角色——白熊。这只造型可爱的白熊是玛丽从小的玩伴,像宠物一样黏着玛丽形影不离,它还不时地捣捣蛋,吼叫几声吓唬别人,颇具喜剧看点。托尼奥与玛丽互表情愫的二重唱,是典型的“女跑男追”的场景,玛丽独自离去,托尼奥赶紧追上,随后两人互诉心声。饰演托尼奥的男高音歌唱家石倚洁,将托尼奥的情真意切表现得淋漓尽致,而“女汉子”在遇到爱情后温柔纯情的一面,也通过玛丽的歌声表露无遗,不论抒情性、戏剧性,还是女高音的花腔技巧,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。托尼奥再次上场时,他身穿法国军帽,为了心爱的玛丽,他入伍成为了二十一军团一员。他抑制不住内心的喜悦:“啊!朋友们,多么快乐的一天!我要在你们的旗帜下前进!爱冲昏了我的头脑,让我从今天起成了英雄!”“父亲团”们同意了让托尼奥迎娶玛丽,欣喜若狂的托尼奥欢呼起来:“多么美妙的日子!我既成了军人又成了丈夫!”,此时,九个举世闻名的高音辉煌地喷薄而出。石倚洁的表演倾注了所有的情感,九个High C游刃有余,既轻巧明亮,又具有无比的穿透力,此曲结束后观众席掌声、欢呼声经久不息。然而,托尼奥入伍后好景不长,侯爵夫人告诉苏尔皮斯,玛丽是她失散多年的外甥女,要带玛丽回自己的城堡。玛丽轻声唱出咏叹调“我得走了”,与士兵们和托尼奥告别,忧伤的旋律感人至深。

 

第二幕 华丽的宫廷宴会中,身着“斑点狗”礼服的公爵夫人和宾客们优雅地展示着舞姿

第二幕 华丽的宫廷宴会中,身着“斑点狗”礼服的公爵夫人和宾客们优雅地展示着舞姿 

 

第二幕,场景切换到了华丽的宫廷宴会,小步舞曲式的幕间曲奏响,身着“斑点狗”礼服的公爵夫人和宾客们优雅地展示着舞姿。公爵夫人与侯爵夫人商量为玛丽与克拉肯持罗普公爵签订婚约。此后的日子里,为了让玛丽变得像个贵族小姐,侯爵夫人请来音乐老师,教玛丽唱贵族的歌曲。玛丽的咏叹调“黎明曙光在树林中升起”是剧中精彩的幽默片段,表现受困于闺房中的玛丽十分苦闷,在学唱老式的浪漫歌曲时,她要么故意把音唱错,要么挤出尖锐刺耳的高音,这个段落连连逗乐观众。这个唱段,既体现了喜歌剧的幽默成分,还充斥着多尼采蒂美声歌剧中高超的花腔女高音技巧。当众人散去,舞台上剩下玛丽一个人,她陷入了孤独的愁绪中。在大提琴的引导下,玛丽唱出一曲忧郁而无奈的咏叹调:“我生命中的一切就这样被改变了……在这儿没有谁能将我保护!”玛丽脱掉高跟鞋,在凄婉的旋律中唱出女孩内心脆弱的一面,灯光暗下,一束孤单又刺眼的白光打在玛丽身上,令人心痛万分。就在这时,隐隐约约传来鼓声,士兵的步伐由远而近,玛丽昔日的军营伙伴们走了进来,托尼奥因战功已升任为军官了。托尼奥与玛丽、苏尔皮斯久别重逢,唱起了欢快的三重唱“我们三人再次相聚”。而正当玛丽计划与托尼奥私奔时,侯爵夫人向苏尔皮斯道出了实情,原来玛丽是她的亲生女儿,玛丽深知母命难违,只好答应了与公爵签订婚约。在最后一幕中,玛丽的叹调“没有回旋的余地了,我的命运就要改变”,诉说着内心的绝望,令人心碎。侯爵夫人听玛丽与士兵们讲述过往经历后,终于被打动了,当场撕掉了婚约,宣布还玛丽自由。最后,伴随“万岁法兰西!”的合唱,玛丽也唱出了“为荣耀和圣明而喝彩”,并以乐团奏出的欢庆而盛大的曲调,结束整部歌剧。

 

纯真的爱情、淳朴的战友情谊,让观众们在美妙的音乐中,感受到人性的真挚和善良

纯真的爱情、淳朴的战友情谊,让观众们在美妙的音乐中,感受到人性的真挚和善良

 

  军中女郎之所以动人,除了喜歌剧的幽默氛围外,还有所有角色身上透露出的善良人性。无论是养父们对女儿的疼爱、母亲为女儿的幸福打破贵族礼教之举,还是纯真的爱情、淳朴的战友情谊,一切都是温情而动人,让观众们在美妙的音乐中,感受到人性的真挚和善良。

关键字:歌剧 军中女郎 多尼采蒂 首演
分 享:

转载声明:
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国家大剧院”或“国家大剧院编译”的文稿,版权均属于国家大剧院,未经本站许可不得转载。征得许可后转载使用本站的文字和图片时,请注明“来源:国家大剧院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帮助中心|网站地图|招贤纳士|联系我们| 售票热线:8610-66550000

国家大剧院官方网站版权所有 京ICP备05019833号

地址:中国北京市西城区西长安街2号 邮编:100031